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车站派出所的民警,都守卫着人来人往的长沙火车站。

  受益于实名制购票,长沙车站派出所的民警渐渐减少与黄牛打交道了。更多的时候,做的是服务乘客的工作。

  春节,灯火璀璨万家团圆的时刻,总有一部分民警无法与家人团聚。

  本报记者王佳箐实习生张文佳易婷长沙报道

  在长沙铁路公安处长沙车站派出所接警室待上半天,你或许会惊讶竟有那么多人乘火车忘带了身份证。1月13日上午,长沙火车站售票大厅内,自动办理临时身份证明的机器出现故障,没带身份证的乘客只好去派出所。接警室十几个平米的房间里人来人往,没几分钟就排了七八个人,全是来办临时身份证明的。民警重复着询问身份证号、核验身份、打印证明的工作,有时会忍不住自嘲:“忙的时候就像是个办证的。”

  在十几年前,倒票盛行的时候,民警们每天都有抓不完的黄牛。实名制购票之后,黄牛几乎没有可乘之机。现在,长沙车站派出所民警们的工作量比以前少了,侦破效率也大大提升,更多的时候,民警们所做的就是服务乘客,就像在长沙火车站服务了16年的民警孙宏强说的那样:“我们的工作中没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大部分都是平凡琐碎的,但想要做好,就需要很多耐心。”

  曾有人除夕夜排队买返程票

  长沙站派出所执勤二大队大队长刘咏胜,从警25年。

  刘咏胜见证过上世纪90年代的长沙火车站,“那时的治安状况不比现在。尤其是进入春运之后,我们一上班,基本就没有回所里休息的时间”。

  刘咏胜入行之初,长沙站人多车少,尤其到了春运期间,想要买一张回家的车票都十分困难,排队买票的人群能延伸至售票大厅门外四五十米。返程票比回家的票更难买,火车票的预售期为6天时,除夕夜里9点多,就陆陆续续有人来售票大厅排队,等待着第二天早上7点放票的那一刻。

  车票的紧张让倒票的黄牛看到了机会。有人帮忙排队买票,赚一笔“辛苦费”,也有人预先囤积抢手车票,之后再高价售出。而声称代买车票,收取费用之后就不见踪影的诈骗行为,更是民警打击黄牛工作的重中之重。刘咏胜说,倒票盛行的那几年,每天能抓到二三十个黄牛,最多的时候,这个数字可以达到七八十。

  但当时民警们破案的手段也有限,全靠执勤时留心观察,记住被拉入“黑名单”的面孔,可疑人员一旦出现便立马提高警惕。但是“黄牛往往被拘留几天后又来了,根本抓不完”。

  变化是在实名制购票之后,车票上的身份证号让黄牛再无可乘之机。另一方面,列车车次越来越多,其他交通工具也越来越多样,乘客购票的压力也越来越小,倒票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不过黄牛的一些延伸形式还会为乘客带来损失,例如制作、售卖假票,或是以倒票为由进行诈骗的行为,这逐渐成为民警们的主要打击目标之一。

  花了8天抓到一个卖手机的骗子

  实名制购票几乎根除了长沙火车站的黄牛,车站里安装的高清视频设备也让民警们破案的效率大大提高。不过进入春运之后,庞大的人流量还是增加着民警们的工作压力,有各种案件等着民警们去处理。

  在长沙火车站,一种常见的诈骗套路是,谎称低价卖手机,受害人付钱之后拿到的却只是一个假手机。

  孙宏强抓到一个卖假手机的。这是一个狡猾的对手,从受害人报案到嫌疑人落网,花了孙宏强整整8天的时间。“他很少会停留在一个地方,不停地移动,寻找可以下手的目标。”孙宏强说。

  有时也有一些奇葩的乘客和案情,孙宏强说,曾有一位65岁的老人,只买到了一张无座车票。老人在常德上车后,找到了一个没人的位置坐下。列车到达益阳站,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上车,告诉这位老人,这是自己的位置,但老人拒绝让座。乘务员多次调解无效,只能在到达长沙站后,将老人移交给长沙车站派出所的民警。

  孙宏强说,今年春运第一天的晚上,就接到乘客报警求助。原来这名乘客的背包在过安检的时候,被另一位有着相似款式背包的乘客误拿了,包里有一台价值5000多元的笔记本电脑和一部2000多元的手机。孙宏强接警之后,通过调取视频查找,联系上了那名误拿背包的乘客。当时他已乘车离开,好在二人都要去往衡阳,所以在取得联系之后,他们约定到站之后自行更换背包。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春节意味着休息和回家,但车站派出所似乎是年味最薄弱的地方,民警们需要一直守护火车站,365天,24小时,春节当然不能例外。刘咏胜就曾连续5年没有回家过除夕,但他早已习惯,“轮到你上班的时候,就按时上班”,其他民警也是如此。相比于波澜起伏,能在派出所度过一个平静的除夕夜,也挺不错的。

  这些年,12306与抢票软件的博弈

  本报长沙讯春运,这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除了回家的渴望、家人的团圆,还有一个关键因素:车票。

  春运期间购票,在过去几十年中经历了从“等”到“盼”再到“抢”的过程。约20年前黄牛们排着长龙聚集在火车站,有些乘客只能望票兴叹;2011年,随着12306网站开通运营,返乡乘客能否买到火车票不仅要看运气,还要与各种抢票软件做竞争。时至今日,即便是看着手机里字体醒目的“加速包”与VIP,热门线路的火车票依然是“重金难求”。

  2012年,全国铁路系统实行车票实名制,这被称为给黄牛开出的第一剂猛药。对大部分黄牛来说,那种靠囤积车票高价倒卖的日子不再有了。随着12306的上线,乘客实现了“动动手指、填填信息就可以将票搞到手”的新购票方式。

  购票方式变了,黄牛也升级了。之前盘踞在火车站、围在乘客旁附耳低语的票贩子,利用从开发者手里租赁来的抢票软件,在线上“抢票”。

  为应对黄牛升级的倒票行为,12306也在不断更新。2015年开始,难度颇高的图形验证码陆续启用,即用户在登录时,除了要填写好登录名和密码,还要准确地选取图片验证码才能登录成功。据悉,新的验证方式推出后,主流抢票工具一度均无法登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较为常见的抢票软件多达60余种,几乎所有抢票软件都会通过加速包等方式来获利。

  有业内人士表示,抢票软件本质上和黄牛一样,都破坏了公平的购票环境。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公司电子所副总工程师、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认为,从某个角度来讲,抢票软件确实是迎合了旅客的需求,但是第三方抢票软件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大量刷新系统,消耗12306资源,会导致系统服务瘫痪。二是在退签的处理规则上也存在跟铁路规范的收费标准不一致的地方,会多收旅客的退票手续费或改签费用。三是第三方抢票软件留存的旅客信息可能会泄露旅客隐私信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为应对良莠不齐的抢票软件的冲击,今年春运期间,中国铁路12306已经屏蔽了多个抢票软件。       

  实习记者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