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播出标题:“免费住院”的秘密

  平日里,一般谁也不愿轻易去医院。不过在张家界桑植县,却有这样一家医院:不管是大病还是小病,住院免费、车接车送。不仅如此,还包吃包住,出院了还有免费药品拿。有人就称了,这住院简直比住宾馆还舒服。这究竟是一家什么医院呢?记者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发现,在医院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做法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前不久,桑植县上河溪乡的张思格有一次特殊的住院经历,享受了一次医院包吃包住的贵宾待遇。

  上河溪乡居民 张先生

  我本来也没什么病,就是我们这里很多人都去了那里。

  一分钱不要另外还包吃包住,他给我开了一个月的药,吃完下个月去复查。

  而整个住院治疗期间,张思格完全是“稀里糊涂”。他说这次住院究竟花了多少钱,并不知道。买药打针化验之后也没有单子,别的医院打什么针都有单子。并且他说,好像没治好,一天打7瓶水,腿该疼还是疼。

  和初次住院、心生疑惑的张思格相比,沙塔坪镇的徐学元则是这家医院的常客。

  他说这下病那下病,治疗都是免费。 车接车送,想回就回。这医院简直就是免费招待所。

  这么好的服务,老徐住院的频率更加频繁。在医院,他还结识了很多喜欢上住院的“病友”,大家开始相邀“结伴住院”。这让一些邻居看的是哭笑不得。

  沙塔坪乡 村民 

  没什么事住个10天、20天就是他

  (他有什么毛病吗)不晓得 要住那么久啊 

  (他是什么病啊)他就是妇科病 男的 有没有妇科病我就搞不清

  男同志有妇科病

  在数次住院之后,老徐带回家的各种药物足足装了两箱,里面有健胃消食片、喉宝、还有很多处方药。面对这些瓶瓶罐罐,年事已高的徐老根本记不住这些药的疗效,一直这么放着,也不敢吃。

  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医院?看到这儿,肯定很多人跟我一样,都有这要的疑问。或者说,这还能算是医院吗?记者了解到,这家车接车送、免费吃住,住院像住宾馆一样的医院,就是桑植县红十字会医院。名字里虽然有“红十字会”几个字,但是这家医院跟桑植县红十字并没有直接关系。 

  桑植县红十字会会长 谷仲茗

  桑植县红十字会医院属于民营企业 就是冠名医院

  冠名医院的意思就是用我们的名

  但是根据协议他所有的经营管理包括安全生产

  都是由院方自己负责

  7月1日早上6:00,记者在桑植县红十字会医院的护士站看到,病床卡显示床位基本已经住满,然而病房里面却是空空荡荡。护士刘芳介绍说,他们这里住院的病人可以回家。虽然人回家了,但床位费照交,可以报销。

  按照值班护士的说法:病人反正可以报销,办好住院手续不在医院住并不稀奇。这种现象被医护人员称之为“挂床”。挂床的病人比较多,挂多久呢?最起码10天。

  除了报销病人实际产生的住院费,医护人员表示,他们医院还有其它生财之道。

  护士陈盼 :他会画出院 但是有些病人他还挂在这里没打针的

  就是别人走了他还会给别人挂几天

  护士刘芳:挂一两天 就是今天走了 还挂一两天再出院

  “挂床”不说,还要多挂。记者之前采访的张思格就是如此。

  桑植县上河溪乡建档立卡贫困户 张思格

  你们给我打电话之前 红十字会医院就给我打了电话

  是红十字会医院让我和你们那么说的

  你住了哪三天院呢

  23、24、25 他们让我说我住了10天

  不然就说我犯法了 

  他们说反正是上面的钱 我不需要治的地方也给我治

  住院记录里,患者刘丽从6月27日星期三开始住院,此时应该在41床。可事实呢?记者拨通了刘丽的电话确认。刘丽称这几天一直在人民医院开会议。

  而医院的住院记录却显示:刘丽已经入院3天,并且产生了1155元的治疗费用。按照医保报销政策,这笔钱将由医保基金支出直接报销至红十字会医院账户。

  记者和护士:

  那41床的刘丽操作记录你们有吗  有啊

  就是她药啊 执行啊那些都有

  那她没来 你们怎么弄呢

  就是医生说执行啊不发药啊 我们就执行不发药

  钱收了药没给她打 对啊 都没打

  “挂空床,执行医嘱、实际不发药”,所有这些操作实际就是套取医保资金。在接到记者反映后,桑植县医保局联合卫计执法局火速进行了执法检查。

  桑植县红十字会医院显示有60张床位,可执法人员调查发现,实际上却只有30多张床位。然而在医院的住院系统内,却发现很多患者登记的住院床位为四十几号甚至是五十几号。连造假都如此拙劣。

  桑植县医保局城乡居民监管股 陈刚

  分两种可能性分析

  第一种是病人没有到医院接受治疗而产生了费用,这种形式属于空套基金。

  第二种是病人在这里治疗,但是24小时没在这里住院,他这种就属于走床。

  情节严重的话我们将取消他的定点医疗资格然后移交司法部门处理。

  在县医保局我们看到这样一份报告:2017年医保可支配基金透支2686.42万元,2018年医保可支配基金预计透支4068.3万元。医保基金运营存在如下问题:建档立卡贫困患者住院率过高,有不少医院打起贫困户主意,以“下乡义诊”的名义,拉拢贫困户住院,以达到增收目的。

  桑植县医保局 局长 黄启国

  建档立卡户的归类的费用是全报销的,它是整合资金,有民政部门的钱啊,财政的钱啊,但是这些费用都是老百姓的救命钱。我们应该把它管好,要把钱用在刀刃上,要真正用在老百姓治病上。红十字会这个情况我们会认真的进行清查。

  桑植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向林向《经视大调查》记者表示,他们对该医院涉嫌套取医保的违法行为非常气愤,将依法予以严厉查处。